? 缅甸百家乐杀人台:他藏古籍逾10万册、遍访160多座藏书楼...

缅甸百家乐杀人台

文汇报   2019-04-12 10:45:54   浏览数:

位于福州路的上海古籍书店,是知名藏书家韦力每次到沪的打卡之地。浸淫古书三十年,专精版本目录之学,放眼国内藏书圈,韦力是公认最钻研的藏家,有人说他“中国民间收藏古籍善本最多”,可谓中国当代藏书“第一人”。缘何与古书结缘?他眼中的淘书之乐有哪些?

日前,芷兰斋主人韦力亮相海上博雅讲坛,与中华书局总经理徐俊对话他的“书式生活”。“自古至今的爱书人都有一个通病,此病不是指爱书之好,乃是这些爱书人大多会以书为中心展延开来去热爱一些与书有关的人和事,而古旧书市场也就是得书的场所当然是藏书人的最爱之一。”

韦力笑言自己是个“挺疯狂的人”——最沉迷两类事情,一是“和书有关的一切”,一是“和传统文化有关的一切”,而且也不想放下这疯狂。作家庆山,也就是安妮宝贝,曾经对韦力做了一系列关于古书的访谈,汇成一册《古书之美》,韦力丰富的私人古籍收藏,令安妮宝贝备感惊讶。像一个旧式样文人,韦力的资金几乎全用来养护古旧而奢侈的“藏书癖”,孜孜矻矻,乐在其中。

《书肆寻踪》《书坊寻踪》《书店寻踪》

韦力著

中华书局

以爱书之心,凭一己之力,韦力爬疏历史资料,走访古旧书店,与谈旧书店主,将其所见、所感与所思,集结成前不久出版的“芷兰斋书店寻访三部曲”,含《书肆寻踪》《书坊寻踪》《书店寻踪》,从私家古旧书店、古旧书市场与国营古旧书店三个角度,完整展现了当下中国古旧书业的现状。

三部曲记述了各家书店创办始末、经营状况和库存菁华,记录了来往与坚守在古旧书业中形形色色人物及彼此交游之掌故,可称作“古旧书寻访指南”。在韦力看来,藏书之乐在于收藏的每本书都有自己的故事,他最为钟意的一本,是宋版藏书《施顾注苏诗》,“它不是最好的宋版书,但它是最有名的宋版书。就它的故事,我都可以讲一堂课。”

这本书刊刻与宋嘉定六年,是今天留下来的苏东坡最早的诗集刻本。千百年间流转中,它曾经清代藏书大家宋荦、纳兰容若之弟揆叙之手,乾隆四十年又为“肌理说”的创立者翁方纲所得。因翁方纲同时还得到苏轼一个帖,便把两件藏品放在一起建了“苏斋”。自此,每到十二月十九日苏东坡生日这一天,他就会请很多名士到家里,在书上写跋语和题记,称为“祭苏会”。

此后几多辗转,1949年《施顾注苏诗》大部分被运至中国台湾,但有两卷被民国大藏书家、银行家陈澄中收藏,分别是《和陶诗》第四十一卷和四十二卷。陈澄中去世后,藏书由儿子和女儿继承,儿子所藏《和陶诗》第四十二卷后归国家图书馆,女儿所藏《和陶诗》第四十一卷则到了韦力手里。如今,这部《施顾注苏诗》依然分藏两岸。

藏书成瘾、嗜书成癖,在北京城南某栋居民楼中,有面积逾六百多平米的藏书斋——芷兰斋,正是韦力安放宝贝之地。韦力藏古籍逾十万册,四部齐备,从吸尘清理到整理日志再到古书修补,他都亲力亲为。

除了为芷兰斋扩容,韦力也遍访天下古书“珍宝”。自2010年起,韦力耗时四年遍访典籍中记载的163座古代个人藏书楼,又花三年时间逐一查证。在三卷本115万字《书楼觅踪》中,康有为的万木草堂、梁启超的饮冰室、傅山的红叶龛、沈括的梦溪园、顾炎武的读书楼、刘鹗的抱残守缺斋、曾国藩的富厚堂、顾颉刚的宝树园、叶恭绰的幻住园一一揭下时光面纱。

与此同时,韦力还完成了对分布大江南北的几十位古代藏书家之墓及古代遗址的寻访,包括刘向、班固、范钦、黄丕烈、曾国藩、罗振玉、傅增湘等。

“书楼是一个人藏书之所,是著述、抄传、刊刻等一切学术活动的起点,也是传承与传播文化的重要空间。”在韦力看来,寻访这些书楼,是对古代藏书文化的回首和致敬,也是对中国古代学术从何而来、如何传承的仔细梳理。典籍能够流传,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因为藏书家的传承。

注: 本站发表文章未标明来源“成功书画家网”文章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1047780947@qq.com

?

陇ICP备17005074号陇网文(2016)6819-012号

2018 www.shj888.cn All Rights Reserved.